一條昏黃的馬路上,三輛轎車在快速地飛馳著。

  “阿勇,開慢一點,蘭蘭睡著了。”駱駝低聲地道。

  “知道了,老大!剛剛收到信息,大佬b又過灣仔跟靚坤干仗了。”阿勇轉頭低聲地道。

  “哼!”駱駝冷笑了一聲:“讓他們干去,洪興早晚被他們兩個搞死。”

  “對了!我讓你查昨天晚上蔣天生出事的那個時間段,反黑組的組長行蹤,你查到了沒有。”駱駝沉著臉低聲問道。

  “老大!暫時沒有任何消息,這個姓徐的督察非常奇怪,按說昨夜灣仔碼頭的緝毒行動,他該出現在現場才對,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蹤跡,最后一次出現的時間是凌晨2點多了,他在大佬b右馬街的地下賭場里面拘捕了耀揚一伙人,中間的時間不知道在哪里。”阿勇搖頭道。

  駱駝的臉色更是陰沉了。

  “對了老大!耀揚下午趁著檢查身體的空擋,打傷一名醫生,假扮醫生逃了出來,現在正貓在肥叔的碼頭,今夜便要跑路,您看,要不要見見他。”阿勇想了一下后道。

  駱駝點了點頭。

  “耀揚是個有腦的,怕拖累社團直接跑到碼頭了,今天沒能把耀揚擔保出來,我就知道他肯定要做事。你稍后安排下,我下半夜過去送送耀揚,曾探長在臺灣那邊還算有些勢力,他欠我一個人情,就讓耀揚先去曾探長那里避避先吧!”

  “好的!老大!”阿勇點頭道。

  “最衰的是那個撲街徐督察,要不是他拘捕了耀揚,耀揚哥今夜也就不用跑路了。”阿勇憤憤地道。

  駱駝搖頭笑了笑。

  “你們都小看了警署這個年輕的徐督察了,短短一年多便從一個小警長升至現在的高級督察,沒有足夠的手段和心機怎么可能辦得-->>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