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沙咀。

  一棟大廈的天臺,太陽雖然快下山了,但是天臺還是特別地熱。

  “今天在尖沙咀碼頭發現了一件浮尸,有沒有情報!”陸啟昌問道。斜著眼睛看著對面的男子。

  找一個有黑社會背景的人去當黑社會臥底,陸啟昌并不太相信陳永仁。

  “嗯!當時我在現場。”陳永仁點了點頭,玩著手指尖的一個銀色的打火機,這個打火機是黃志誠送他的。

  “什么情況?”

  “人是洪興的話事人靚坤殺的,出事的可能是一名伙計,叫傻強,倪永孝昨晚是跟靚坤交易的,整個過程倪永孝都非常地謹慎,沒有多說一句話和接觸任何一個環節的交易。”陳永仁說著突然笑了一下:“跟個局外人似的,即使警方現場逮捕了他們,都不夠證據告倒倪永孝。”

  “洪興的?洪興不是一向不沾毒品的嗎?”陸啟昌疑惑地問道。

  陳永仁搖了搖頭。

  “不知道!可能換了話事人,行事風格也不一樣吧!我感覺這個靚坤還會搞出一些事端。”

  陳永仁的靈感倒是挺準,靚坤已經搞出大件事了。

  “有沒有錄下什么證據?”

  陳永仁又搖了搖頭。

  “事情太突然了,當時我正在幫韓琛追一筆貴利數,倪永孝的手下找到我,一言不發地把我帶了車,然后了倪永孝的車了。”

  陳永仁的打火機突然掉到了地。

  “黃sir現在怎么樣?”

  “還是老樣子,醫生說醒來的機會一半一半,也可能明天醒來,也說不好是明年,或者這樣過一世。”陸啟昌的聲音越來越低,說到最后聲音甚至開始嗚咽了起來。

  “昨天去看他,碰了開槍的袁浩云,本來想揍這個王八蛋一頓,當時是午,?-->>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