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銅鑼灣陳浩南是吧!聽說你‘勾二嫂’被逐出了洪興,怎么?現在又給洪興擔起了哈巴狗?”一個滿臉桀驁的家伙攔在大街中間叫道。身后十幾輛小轎車打橫著堵在路中間,把街道的路堵死了。

  “艸你媽的,你趕快給我們讓開,不然老子立刻砍死你。”陳浩南身旁的大天二怒吼道。

  “你沒資格跟我說話。”桀驁男子叫道,然后指了指陳浩南:“當然,你也不夠格。”

  “你他媽筆的是誰?說大話也不怕把舌頭閃到了。”包皮扭正自己的鴨舌帽大罵道。

  陳浩南頓時明白,多說無益,對方很明顯就是沖著自己等人來的。

  拔出了綁在腰間的鐵鏈。

  “記住!今晚干掉你們的人叫司徒浩南。”

  “上!”

  ......

  三十分鐘前。

  “劉sir,沒事吧!”李文斌等人帶著幾十名反黑組警員急沖沖地趕到灣仔,與現場看著大佬B眾人的劉商會合。

  “咦!你們怎么都來了?”劉商看著李文斌、李鷹,李魁三人都帶著各自小組的警員,有些驚訝地問道。

  難道真是什么大案件,有些緊張地把手卡在腰間的槍套旁。

  “徐sir讓我們立刻趕來支援你,這里沒事嗎?”李文斌轉頭看了看大佬B帶著幾百個小弟或坐或趴,各種坐姿都有,擠滿了一間大排檔,樓上便是洪興的話事人辦公室。

  “沒事呀!”劉商莫名其妙地叫道:“這些家伙吃了幾個小時的宵夜了,風平浪靜。”

  “我已經打聽清楚了,大佬B不服靚坤當話事人,要在今夜跟靚坤火拼,但是靚坤根本就沒有出現,我想現在大佬B也就是想做做樣子,好明天在道上宣揚靚坤是個孬種,今晚打不起來的。”

  ?-->>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