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電視臺。

  “貞貞呢?叫她立刻回來見我。”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捂著胸口滿臉怒氣地叫道。因為太過于激動,一張老臉都氣的漲紅。

  “小姐一大早便出外勤了。”老家伙身后的年輕女秘書低聲地回道。

  “外勤!外勤!一點都不務正業!”中年人深深吸了一口氣,最終還是盡量平和地道:“叫貞貞回來!說我現在想見她。”

  “好的!董事長!”

  老家伙奢華的辦公桌上放著一本雜志,封面豁然是昨天晚上徐一凡和女記者樂慧貞在‘云來茶樓’擁吻相片,也不知道是哪位剪輯高手修的圖,雖然兩人的臉面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在槍林彈火的背景下,激烈的反差,顯得極其地唯美,和讓人酥到骨子里面的浪漫。

  但是,老家伙可不這樣認為。

  “你信不信世界上沒有任何一桿槍或者炮彈是可以直線運行的。”彭奕行苦惱地道,他原本不想跟陳家駒扯這些的,但是陳家駒聽到徐一凡打出的子彈會轉彎,突然對槍械很感興趣了起來,得知彭奕行是一個槍械專家之后,便追著發問,這家伙還擺著一付笑臉的低姿態請教,你還不好不說些什么。

  尤其是這貨說子彈彈道是一條直線這種白癡話,更是讓彭奕行忍不住了。

  “所有需要高精度的槍械都是有標尺的,就是因為彈道根本就不是一條直線,如果是直線,標尺便沒有意義了,彈道的本身是有計算公式的,刨除槍械本身的不確定因素,天氣、風力、和你握槍的穩定性,都會影響精準度,更不要說還有重力的影響。”

  陳家駒和袁浩云雖然聽得似懂非懂,但還是認真地點了點頭。

  “有些特殊的槍械甚至?-->>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