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茶樓里面上來了兩個托著鳥籠的大漢,茶樓三面都是開放式的,雖然也有空調,但是還是比較熱,兩個大漢不僅只穿著一條白色的背心,一個邋遢的家伙甚至還把背心卷至胸口處,露出碩大的肚子。

  小仙蒂看得直皺眉,嘟著小嘴巴,不知道在嘟噥著些什么,徐一凡以為她害怕,誰知道人家小迷糊看到小紙條后,一點害怕的情緒都沒有,反而瞪著美麗的大眼睛,好奇亂瞟著,幸好也沒人當一個美麗可愛的小女生一回事,否則小迷糊什么都寫在臉上的表情,不露陷才怪。

  看到女記者樂慧貞眼睛通紅,晶瑩的淚珠倔強地在眼眶打轉,就是不愿意落下,一付人見猶憐的模樣,徐一凡心里沒有觸動是假的,是的,他自己怕死,難道女記者便不怕死了,不過是他技高一籌,恰恰坑到女記者罷了。

  “別恨我!”徐一凡有些不敢看樂慧貞的眼睛。

  “對方的目標是我,不一定對你開槍,我現在隱藏的身形對方一站起身就能看到,按道理會站起身瞄準的。”徐一凡是這樣判斷的,也是這樣安慰樂慧貞的。

  “那那萬一…”女記者性感的嘴唇在顫抖。

  “沒有萬一,相信我!保持鎮定。”徐一凡鬼使神差地在女記者顫動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怎么會沒有萬一,匪徒要是也需要按道理出牌那還叫什么匪徒,對方完全可以一槍打掉女記者再開槍射擊她身前的徐一凡。

  徐一凡的判斷根本就是在賭,只不過賭注不是他自己的命,而是女記者的命。

  無論匪徒是用什么方式開槍,徐一凡都有把握自己沒事,而從容地斃掉匪徒。

  ……

  “貨在鳥籠底下,子彈也已經加滿在彈夾里面了,錢呢?”

  “阿?-->>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