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年我同超哥砍长兴仔开始出位......”

  “83年蒋生你让我宰了沙皮收回香港仔的地头,我做得干净利落。”

  “85年杀进尖东斩陈其,我为社团蹲了三年苦窑。”

  “就不要提澳门这件小事了,砍丧彪这种小角色而已,都被大佬b搞得一塌糊涂,最后还不是我收拾残局搞定丧彪的。”

  “论功行赏我觉得我绝对有资格坐那个位置。”靓坤指着蒋天生坐下的位置叫道。

  “你有资格?”蒋天生冷笑道:“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是要所有兄弟赞同的。”

  “哦!你这样说就最好了,在座各位兄弟哪一次有事需要我靓坤帮忙的,我靓坤没有帮得妥妥当当。”靓坤嚣张地道。

  钱已经花出去,网儿已经撒下去了,今晚一定要有鱼,是时候该收网了,靓坤不介意露出自己狰狞的爪牙。

  其他十一位堂主看到靓坤这么嚣张,都在下面低声地嘀嘀咕咕,肥佬基收了靓坤的钱,这个时候自然要为靓坤说几句好话了。

  “实话实说,这几年,阿坤确实帮社团出了不少力,赚了不少钱。”肥基低声说道,却故意把声音说得大家都听得到。

  他分析过了,徐一凡让他插支旗回湾仔,如果是蒋天生继续当话事人,这家伙为了平衡各方势力,自己肯定要大费周章,但是如果靓坤上位就不一样,靓坤这个家伙用徐一凡的话来说就是志大而才疏,谋财且好利,再加上靓坤如果真的上位成功,蒋天生又在后面使坏,肯定要搞得一地鸡毛,到时候自己入湾仔插旗就没人有心思管了。

  肥基的话让其他几位堂主都大点起头,靓坤一阵冷笑,觉得几十万收买肥基非常值得,打铁趁热地继续道:“基哥,去年你跟东星的人争小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