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坤的事你自己看著辦吧!盡量爭取你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想辦法插支旗進灣仔,我后期的行動可能需要你的支援。”徐一凡暫時不想動洪興,現在他的主要目標還是掃毒。

  “明白!”肥基聽到徐一凡的話,更是心花怒放,跟著這種領導才是爽呀!

  “我現在的首要行動是掃毒,跟我說說毒品的情況。”

  “毒品?”肥佬基抓了抓自己的大肚子,發現形象不雅后,趕緊放下,尷尬地笑了兩聲。

  “徐sir,洪興基本不走粉的。”

  “我在北角是搞洗浴按摩那些的,肥媽在廟街撈波樓小姐的,靚坤拍咸濕電影,阿b是看場子和酒吧的,肥佬黎印黃色周刊和八卦報紙的,陳耀放高利貸,蔣天生現在撈賭,不過不撈小賭檔,搞賭船還有澳門的賭廳,都逐步合法化。”肥基有些不明白徐一凡的意思。

  “除了洪興其他社團,你臥底這么多年不會沒有滲入其他社團吧!”徐一凡敲打著桌子。

  “那當然是東星了。”肥基理所當然地叫道:“所謂:打仔洪興,四仔東星、聯和出雞精。”

  “海洛因、冰毒、大麻、k仔,東星的人都在撈,現在駱駝當了東星的話事人,他從荷蘭回來的嘛!荷蘭大麻都合法的,我聽說東星現在開多了一條線,專門運從荷蘭至港島的大麻。”

  “說重點,線路還有窩點。”徐一凡嚴肅地問道。

  “這個怎么可能知道。”肥佬基叫道,看徐一凡不滿意這個答案,趕緊轉口道:“荃灣碼頭,也有可能是觀塘碼頭,我聽說駱駝搭通了倪坤這條線,也有可能在尖沙咀上岸,徐sir,李sir以前都不抓毒的,一時之間,我也沒留意這方面信息。”

  徐一凡點了點頭,警方內部當然也有情報,只?-->>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