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龍這幾天心情特別地好,因為警署的《警官被殺案》已經破案了,雖然說是罪犯自己投案自首的,但是,畢竟還是破案了,總署也不再一日三次函地催了。

  徐一凡最近幾天都沒有什么大動作,非常地低調,連偵破《警官被殺案》,公關部組織的新聞發布會會都沒有參加,僅派了李文斌為自己代言,當然,徐一凡這家伙原本就都不參加這種出風頭的發布會。

  因為徐一凡認為在一線做事的警員最好少出這個風頭,軍裝警當然沒問題,因為你本身便是在明面上工作,多多露臉讓上級注意到你是好事,徐一凡所管轄的反黑組卻是屬于便衣警探,露臉太多反而壞事,雖然有心人花力氣去查,還是能查實到你的資料,但是跟在全港人面前暴露是兩回事。

  除非將來地位高到不需要出現在一線,不然徐一凡是決計不會出現在諸如此類的場面的,李文斌卻不一樣,他要得到徐一凡的一些東西,必須要犧牲掉一些東西。

  譬如,現在整個警署都知道他是徐一凡的心腹助手,但是全港看新聞的人也知道了這名年輕的干探,包括山雞。

  “我艸,B哥,就是這個王八蛋,上次錄像帶的事就是這個王八蛋和另外一個撲街揍了我們一頓”山雞指著電視上的發言的李文斌叫道。

  這是一間洪興罩著點茶餐廳,也是他們這伙人的一個聚集點,生活拮據的兄弟報上B哥的名號,可以厚著臉皮在這里免費吃幾餐。

  “條子?”大佬B有些頭大,望了一眼頭上的電視機,又轉頭看了一眼山雞。

  “艸!”山雞大罵道,他這幾天都在召集人馬在刮徐一凡三人,意圖要報當時的一拳一腳之仇,現在看到李文斌是一名警察,而且地位還不低的樣子,就知道報?-->>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