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斌,我看这一区的古惑仔也不怎么样嘛?”徐一凡一边缠着纱布一边叫道,既然李文斌的年纪比自己大许多,便不好再叫他小李了。

  至于女记者,药箱她真有,至于包扎,徐一凡不忍目睹,你这完全是包粽子的手法,徐一凡唯有自己动手,自力更生了。

  “小混混的难治理是麻烦在难缠。”李文斌分析道:“他们跟抢劫犯、杀人犯、毒贩不一样,那些犯罪分子被抓到了,至少要判十年以上甚至终身监禁。”

  “小混混扰乱治安,咱们只能拘留他十天半月,有时候法院都不受理这种打架冲突案件的,十天八天后放出来,他们又屡教不改的,继续行古惑作恶,所以我们一般都是针对他们的话事人办案,但是话事人都比较奸猾,从不亲自出手,只让下头的小混混出头,我们很难抓到他们的直接犯罪证据。”

  徐一凡了然地点了点头,顿时有些被缚住手脚的感觉,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你要调来这一区工作呀!”乐慧贞多精明的一个女妖精,听徐一凡和李文斌的话语,就猜到徐一凡要调来这一区做事,而且好像还官职很高的样子,管理这一区的治安。

  兴奋地本来就明亮迷人的眼睛大放光彩。

  “怎么回事?听说你们被人狠揍了一顿?你们十二个人都打不过人家两三个人。”一名长头发的青年男子生气地道,坐在他身旁的一位满身纹身的矮个子也是满脸怒色。

  “南哥!b哥!”山鸡现在走位更加风骚了,迈着外八字的步子,翘着屁股,一步一步地摇晃着。

  “山鸡你没事吧!”看到山鸡的惨样,陈浩南忍不住关心地问道。

  “那个死扑街,完全不顾江湖规矩,竟然用撩阴脚。”山鸡骂骂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