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樣?”陳家駒猴急地問道。

  徐一凡搖了搖頭。

  “哎!”陳家駒垂頭喪氣地問道:“署長怎么說的?”

  “咳咳咳!”徐一凡清了清嗓子,學著署長端正的站姿,板著臉道:“反黑組的同僚你可以帶幾名過去,重案組的警員就不要想了,陳家駒就更是萬萬不行了,家駒是我們警署最英勇的警探,我一向都是把他當接班人培養的,怎么可能讓他去別的警署效力,而且,我們警署也離不開家駒。”

  徐一凡的話說完,陳家駒的腰板挺得直直的,一臉的憧憬,斜看了徐一凡一眼,一付你看,別以為你最近立功累累,署長最相信的下屬,還是我。

  過了一會兒,又覺得署長應該不會這樣說話,狐疑地問道:“署長真的這么說?”

  “差之不多吧!難道我還能一字不漏地背出來,反正都是類似這個意思。”徐一凡左顧右盼地道。

  “哎!算了,去不成就去不成,不過如果有什么大案,你一定要叫上我,我肯定義不容辭地幫忙的。”陳家駒豪氣地拍著胸口叫道。

  徐一凡點了點頭,執管一個復雜地區的治安,以后恐怕真的少不得要陳家駒的幫忙,至少徐一凡和重案組合作過幾次,知道里面每個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長,倒也沒有拒絕陳家駒的好意。

  “那謝了!大家彼此彼此,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就一句話的功夫。”

  “呃!我還真有事想請你幫忙。”陳家駒不好意思地叫道。

  徐一凡眨了眨眼睛。

  “什么事?”

  ......

  “你倒是說呀!”

  陳家駒有些難為情地低聲道:“阿美的事咯!上次咱們馬來西亞的那個案子,累得她后面沒有在旅行社帶團,還沒有提前?-->>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