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呜呜呜!轻点轻点!疼疼、疼!

  徐一凡从来便不是什么英雄,干累活必然会叫苦,痛极自然会喊疼。

  一间公寓房里面,李杰用钳子夹出了卡在徐一凡肩膀里的一颗弹头,徐一凡即使嘴里咬着毛巾,也痛得疼叫不己,没有任何麻醉药品,也亏得李杰的手法老道,非常熟练快捷地取出了弹头,但是这依然让徐一凡疼得满头冷汗,眼泪都挤出了眼眶。

  “草!这个仇一定要报!”徐一凡直接瘫坐在地板上,靠着床沿咬牙叫道:“今晚就去端了猜霸的老窝,直捣黄龙。”

  徐一凡左顾右盼了一下,找不到冷气开关,只看到一个老式的风扇在吱吱地吹着,李杰走过去,把风扇对着徐一凡吹着。

  李杰生活或许没那么拮据,但是他勤俭节约的性格如此,自然不会租住太贵的酒店,所以这个公寓的条件确实差了一点,连窗口都没有一个,当然也比较安全隐蔽,因为公寓老板竟然都没有登记他资料便给他办理了入住。

  ……

  “杨科长,怎么回事?你快跟他们解释一下我们的身份,是不是抓错人了。”陈家驹扬了扬铐在手上的手铐叫道。

  这哪还用陈家驹说,杨建华已经跟他们沟通起来了。

  “你们凭什么抓捕我们?”

  “我们是外籍警务人员,你们没有权利抓捕我们,我要见我国的大使馆人员。”

  “好吧!我是国际刑警刑事科杨建华,证件因为特殊任务没有随身携带,你让你们上司立刻致电本地的国际刑警分部,可以核查到我的真实身份。”

  “喂!你们到底听没听到!”

  “我要见你们上司,立刻,马上。”

  这几个马来西亚警方完全不管杨建华的大吼大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