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好!”看到陸陸續續到達大廈的精銳警員,徐一凡非常滿意,這下終于可以玩兒以多欺少一次了。

  陳家駒這個傷員已經沒多大作用,徐一凡毫不理睬陳家駒哀怨的表情,打發這貨過對面樓下去了。

  此刻正被眼尖的阿美看到,接受著阿美和莎蓮娜煩人的盤問。

  “家駒,你肩膀怎么在流血?”阿美叫道:“哎呀!你受傷了,醫生,醫生,這里這里有人受傷了。”

  陳家駒一頭黑線,我要是不受傷,能被徐一凡這個過河拆橋的家伙打發下來嗎?陳家駒心里誹謗著徐一凡。

  “家駒,阿凡呢?你們不是一起的嗎?怎么你都下來了,還看不到他人。”莎蓮娜緊張地問道:“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這個王八蛋還在上面活蹦亂跳呢?有事也是桃花劫,陳家駒突然想到徐一凡和那個漂亮女記者眉來眼去的樣子,頭上的黑線蔓延到了臉上,早知道死皮賴臉也要賴在樓上不下來了。

  然后一大堆記者又‘嗡’地一下圍上來,陳家駒更是連死的心都有了。

  .......

  “阿sir不好了!匪徒發現了自己的監控攝像是假畫面了,而且可能猜到我們接管了監控視頻,已經破壞了不少樓層的攝像頭。”徐一凡帶著隊伍一到達總控室,那個胖子管理員就緊張地叫道。

  徐一凡點了點頭,望向監控屏幕,果然監控錄像已經有好幾個顯示器看不到畫面了,匪徒發現監控被奪掉管理權是早晚的事,只要他們多用對講機頻道與其他樓層的匪徒交流,必然會發現這個問題,徐一凡倒是早有心理準備。

  ……

  “我只有一個要求,絕對服用命令!絕對、絕對、絕對地無條件服用命令!明不明白!”徐一凡把所有的警員分?-->>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