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带着一众人质下到二十八楼的时候,这群养尊处优的社会精英们已经累得走不动了。

  “所有人原地休息十分钟,总控室密切注意楼下情况。”徐一凡下令道,这时候大家都这位年轻的督察都心服口服,倒是没有一点异议,全部坐下休息。

  “家驹!你的伤要不要紧?要不要换人?”徐一凡拿起对讲机叫道。

  陈家驹接过飞虎队警员递过来的医疗包,胡乱包扎了下伤口。

  “没什么大碍!不要换人,我可以撑到楼下。”陈家驹死撑叫道。

  陈家驹跟徐一凡是一左一右的主力攻击手,这群匪徒又不是白痴,相反也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老手,走廊就那么点地方,在歼灭敌人的过程中,自己自然也难免会受伤,陈家驹倒霉,被匪徒一枪射中肩膀,徐一凡倒是也被流弹射中两次,但是这家伙穿着厚厚的防弹背心,除了被射中的地方有些发烫,依旧活泼乱跳。

  楼梯间不但热得慌,还很闷,徐一凡打开楼梯间的一面窗口,看到了对面的一栋楼,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赶紧转身用衣服遮着,打开了‘场景扫描’技能,开始迅速扫描对面大厦结构。

  “指挥部、指挥部收到没有,我是临时指挥官徐一凡,楼下有没有狙击手。”徐一凡问道。

  “徐一凡指挥官,我是中环警署雷蒙,前来支援这次行动,楼下有我们警方八名狙击手,请问有什么指示。”因为有其他警署的人在,和一部分记者挤着隔离带拍摄,中环警署署长林雷蒙,一本正经地打着官腔。

  徐一凡愣了一下,想不到连中环的警署都参与进来了,当然这不是重点。

  “署长你好!我现在已经带着所有的人质安全撤退到二十八楼,看到君度酒店西边的大厦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