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皱着眉头看着所谓的警用直升机,这货又小又窄不说,徐一凡仔细一看,竟然还发现它机翼上有些许锈迹,原本想找个借口自己也乘坐直升机下去,在下面指挥更安全的念头顿时打消,鬼知道这玩意会不会飞到一半就罢工了,绳命,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安心一点。

  让陈家驹扶着伤者上了直升机之后,徐一凡还特意交代了一下飞行员,务必安全送到目的地,时间长一点无所谓,安全第一。

  “你们五个就是警队最出色的警员了吗?”徐一凡对着从飞机上下来的五名警员问道。

  “yessir,我们都是服役于飞虎队的警员,隶属港岛最精锐的部队。”五名家伙里面其中一名家伙骄傲地大声道。

  “嗯!”徐一凡无所谓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面摸出五六个小红花。

  “来,都戴到胸口上。”说着依次给五人一人排了一朵小红花,这玩意是他白天时和莎莲娜遇到一群可爱的小学生做义工募捐,每捐赠一块钱便可以得一朵爱心小红花挂在衣服上,莎莲娜捐了一百块,徐一凡车里还有一大把。

  “sir,带这个东西?”五名飞虎队队员疑惑地问道,一身酷酷的飞虎队制服戴上这个未免也太挫了,不禁有些怀疑这位阿sir是不是有什么古怪的恶趣味。

  “是的,立刻戴上,这是命令。”徐一凡严厉地道。这五个家伙竟敢看不起自己,看来要训一下。

  “还有把你们的面罩摘下,我和陈sir要确定你们的身份,报一下你们的名字。”徐一凡扳着手大声地叫道。

  不用说啦!这又是命令,但是这五个家伙还是要争取一下。

  “sir,我们飞虎队出任务时都是全套武装出动的,这面罩也是我们的制服之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