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想不明白上级怎么会突然委任自己指挥救援行动,难道自己真的才华满溢难自抑到连总署的高层都知道啦?

  徐一凡自嘲地摇头笑了笑。

  “我现在人在大厦顶层,所有警力都在大厦下,怎么指挥?”徐一凡想不明白是谁想得臭主意。

  “上级的意思是你在大厦里面更加熟悉匪徒的情况,让你连线楼下的临时指挥部,下达行动命令再由临时指挥部执行。”说话的是刘健的助手,这家伙又提醒了一句:“徐sir,楼下现在聚集了各大电台报社的记者,您处理案件的时候最好兼顾一下咱们警队的公众形象。”

  刘健因为毫无作为被上头临时换将,换上了别的管区的警察,还只是一个比自己低级的督察,在一众属下面前被打脸地厉害,已经拂袖而去了。

  徐一凡听到指挥部提到的记者,隐隐约约想到可能是记者给了警署上层压力,才临时换指挥的,可是这些高层不明白自己根本不熟悉楼下的情况,和警员的能力,指挥起来还不一定比原来的总指挥顺手。

  记者在港岛地区确实有无冕之王之称,在很多民生方面做得甚至比政府还要出色,那个偷听的记者把临时指挥部手忙脚乱、毫不作为和大厦里面艰苦奋战,歼敌如麻的犀利警察录像交给电台车处理播放,再加上新闻解说员痛心疾首和激昂的演技,整个港岛都轰动了,其他电电视台纷纷转播,很快连警署的高层都惊动了,有议员甚至直接打电话到总署,直接怀疑港岛警方是否有保护市民的能力。

  当然另一方面这是因为大楼里面被劫持的贵宾身份之重,刚刚那个跟刘健讲话的外国女人,除了要求立刻救治她丈夫,还严厉谴责警方的无能,为何他们被绑架这么久了,只有两名警员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