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被人像捋狗一樣追得倉皇而逃,當然以徐一凡的速度,后面追趕他的三個家伙連他影子都追不上,當他們追上二十八樓的時候,徐一凡已經唰到四十六樓了。

  徐一凡倚著樓梯猛地望了下面,發現把那三個王八蛋甩到下面了,趕緊坐在地上喘了一口氣。

  徐一凡當然不知道,二十八樓那三個匪徒已經心里狂罵徐一凡這個變態了,踏瑪的神經病來的,樓上那個小子,腳步噼里啪啦地完全沒有停頓呀,三人張開嘴巴急喘氣,肺部像一團火在燒一樣,喉嚨也燙得難受。

  徐一凡這時候終于正視到自己的短板,自己除了槍法出眾,其他方面能力都是渣渣呀!有槍在手的時候是一名王者,而一旦彈絕就傻逼了,現在槍里面只剩下一顆子彈就更加不敢浪費了。

  徐一凡推開四十六樓樓梯間的消防門。

  “目標在四十六樓,快上去。”二十八樓的三名匪徒的對講機叫道。

  三名匪徒互相對視了一樣,已經習慣了對方眼睛的震驚,均暗罵一聲:“麻痹個神經病。”

  “走吧!繼續追吧!”一名匪徒認命的叫道。

  “四十六樓,命苦也!”另外一個家伙也沮喪地悲呼。

  “咦!不對呀!”最后一個匪徒奇怪道:“咱們干嗎要走樓梯追,可以坐電梯呀?”

  “哎呀!”幾個匪徒氣得差點刮自己大嘴巴子,“真是被那個神經病搞混了頭嗎,有電梯的嘛!”

  ......

  徐一凡走進四十八樓的走廊,把樓梯間木門仔細地還原成原來的關閉狀態,有些搞不清楚,為什么自己每次跑到哪個樓層里躲避,那三個王八蛋總能找到自己呢?

  他剛剛故意打開四十六樓的消防門,讓那三個匪徒以為自己進了四十六-->>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