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長辦公室。

  “署長,現在這件案子交給徐一凡辦理,應該沒什么問題了吧!”標叔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清茶叫道。

  “嗯!出事的是O記的頭,又牽扯到重案組的陳家駒,徐一凡跟兩邊都有不小的交情,交給他辦理確實是一個好點子。”署長笑道:“之前還擔心徐一凡不想趟這渾水,現在看來人家壓根就沒想那么多。”

  “嗯!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家駒先。”標叔叫道:“對了,記者快到了,你最好準備一下,肯定會有記者提文sir被殺的案子的。”

  林署長搖了搖頭,懊惱道:“哎!原本好好的一個慶功發布會,兩天之內破銀河中心的爆炸案,多威的一件事,現在搞得.....”

  ......

  O記。

  徐一凡掛掉了陳家駒的電話后,坐在椅子上靜靜地想了想,李文斌沒有說話,等徐一凡思考。

  “李文斌,署長已經全權委任我查文sir被害案了,你幫我查下文sir最近都跟什么接觸了,銀行流水賬單,還有文sir去被害地點的原因。”徐一凡吩咐李文斌道,他當然知道文建仁不是什么好警察,但是也要找到證據才行。

  “徐sir,你的意思....”李文斌小心翼翼地問道:“文sir他......”

  徐一凡搖了搖頭,“我只是猜測,沒有任何證據,你私底下查,不要讓其他的同事知道。”

  “明白!”李文斌看徐一凡一副把自己當心腹使用的樣子,興奮地臉上的青春痘都亮了起來。

  “嗯!查到什么重要線索打我私人電話,我出去一下。”徐一凡說著拿起桌子上的大哥大便走了。

  ......

  出了警署的徐一凡想了一下,撥通了莎蓮娜的電話。

  “莎蓮娜,起床了嗎?我在公寓樓下等你,有事。-->>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