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

  徐一凡神清氣爽地回到警署的時候,發現每一位警員的表情都怪怪的。

  “怎么回事?”徐一凡叫來李文斌問道。

  李文斌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也剛是到一會兒。”

  “那還不快去打聽一下。”

  徐一凡的話剛說完,就看到一名重案組的女文員走了進來。

  “徐sir,你到了,署長讓你過去一下。”

  ......

  徐一凡來到重案組,發現重案組這邊的人臉更黑,‘難道是英女王出軌被曝光啦’徐一凡惡意地誹謗著。

  “哎!你說吧!”看到徐一凡進來了,林署長想說些什么,又不知從哪里說起,干脆讓標叔說。

  標叔一付被套路了的表情。

  “文建仁督察殉職了。”標叔直接道。

  “嗯!”徐一凡愣了一下。

  “文督察胸口中了兩槍,我們伙計在現場找到一柄警槍,罪證科查實了,是沙展陳家駒的配槍,文督察身上的彈頭也查實了,是從家駒配槍里面的射出來的。”標叔搖頭苦惱道。

  徐一凡想了想這熟悉的一幕,難道是果真是朱滔,不然不會那么巧合。

  林署長看徐一凡久久沒有說話,以為徐一凡在傷心文建仁的死亡,安慰地道:“你也不用太傷心,我已經通知各部門下發了通緝令了,一旦有什么消息,第一時間通知你。”

  “陳sir現在人呢?”徐一凡斟酌著問道:“我與陳sir雖然共事的時間并不長,但是我覺得陳sir并不是一個知法犯法的人,何況他跟文sir又沒有什么矛盾,沒有作案動機呀!”

  “對對!”標叔看到終于有一個人為陳家駒說好話,趕緊接著道:“家駒當差這么多年了,不可能不知道殺警的后果,而且還把配?-->>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