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徐一凡一身便裝地走進重案組辦公室。

  林署長雖然說讓徐一凡直接過來重案組報道,徐一凡還是循例回O記簽到,反正都在同一間警署,樓上樓下多走幾步而已,原本還想跟文建仁打下招呼,結果這家伙還沒來,修叔說他幾天沒回警署了,徐一凡便帶著李文斌往重案組走去了。

  “早!”

  “阿凡,早上好!這么早就來啦!”陳家駒瞇著一對熊貓眼道。

  “陳sir,早!給早餐,我不知道大家喜歡吃什么,都買的是豆漿和肉包。”李文斌打著招呼笑道。

  徐一凡環顧一周,只有陳家駒和他的死黨大嘴昨晚守夜,監聽銀河中心辦公室的電話,其他人昨晚都已經回家了,現在都還沒到,徐一凡和李文斌竟是最早報道的。

  “客氣什么!謝謝啦!”大嘴咧著嘴笑道,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拿起一個肉包往嘴里放。

  “家駒,你們先去洗涮一下,清醒清醒吧!我們幫你看著。”徐一凡看這兩個家伙一臉的困意,無奈地叫道:“對了,錄音鍵在哪里?”

  陳家駒給徐一凡講了一下工作臺上的主要按鍵,和注意事項,便跟大嘴一起去洗把臉了。

  “署長早!”陳家駒和大嘴剛離開不久,署長和標叔便到了。

  “早!”看到徐一凡這么早便到了,署長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看不到其他人眉頭又皺了起來。

  李文斌趕緊解釋道:“陳sir跟李sir守了一夜的班,剛剛洗涮去了。”

  沒多久,工作操控臺上面一個紅燈突然亮了起來。

  徐一凡豎起手指‘噓’了一聲,迅速拿起頭戴耳機戴上,署長和標叔也紛紛屏息一下拿起了耳麥監聽了起來。

  “怎么樣?考慮好了嗎?一千萬,如?-->>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