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凡露出腰間的配槍。

  “要嘛你給我我想要的資料,要嘛我當你搶槍襲警,現在就把你斃了。”徐一凡淡然地道:“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拿著手里的槍干掉我們兩個,賭一把你的槍快還是我的槍快。”

  酒吧里冷氣其實挺低的,但是喪輝此時卻是滿頭大汗,哭喪著兩道:“兩位阿sir,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能交代得出什么嘛!求求你們啦!真的,我不撈偏門已經很久了。”

  徐一凡搖了搖手道:“你做什么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我不想知道這些,我只想知道是誰炸的銀河中心,或許炸藥不是你賣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幫我想一想誰最有可能買大批量炸藥,想想你以前的認識的朋友或仇家有沒有還在做這個生意的。”

  徐一凡暗示得這么明顯,喪輝眼睛閃爍了一下,附和地道:“對對,我是不撈這偏門了,但是灣仔的火牛在做,而且出貨量很大,這次爆炸事件肯定是他出的貨,跟我沒有任何關系阿sir。”

  “嗯!然后呢,買家是誰?”徐一凡叫道:“不要給我避重就輕,我只想知道買家是誰?有幾個人?住址和聯系方式?”

  看到喪輝有些猶豫不定,徐一凡冷聲道:“算了,我們去找灣仔火牛了解情況吧!但是不管最終查出的買家是誰,我都只會讓人報道是你爆的料,小李,先告他一條搶槍襲警的罪,拷走。”

  還有十個八個的嫌疑人要查,徐一凡確實也不愿意浪費時間在一個嫌疑人身上,說著便真的起身,打算先把所有的嫌疑人都拷回警局再交給重案組慢慢審問。

  “阿sir、阿sir,我說還不行嗎!我說了你們是不是真的會放我走。”喪輝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地把李文斌的配槍用桌子上的一個果盤遮著推到桌子中間。<-->>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