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谁派你们来的!”陈家驹喜眉笑眼地坐在椅子上,拷问着趴在地上挣扎的流氓头目强尼,心里暗道,徐一凡这家伙真有些料事如神架势,朱滔还真派人来教训莎莲娜。

  趴在地上,左眼青黑一片的强尼桀骜地瞥了一眼陈家驹。

  “你们不要白费心机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做事不密,后果自己承担,你们不会在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的。”

  看到这个强尼很拽的样子,徐一凡乐了。

  转头对莎莲娜道:“你先上去吧!等下这里会发生一些狠暴力的血腥场面,你不会喜欢看的。”

  莎莲娜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乖乖地上楼去了。

  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凄惨的惨叫声,即使是隔着房门,依然听得有些惨人。

  ……

  “阿凡,我们现在带人过去拘捕那个张律师,会不会太过于那个,他现在可是朱滔的辩方律师,别人会以为咱们警方滥用权力了!”陈家驹组织了下语言后,有些拘谨地道。

  徐一凡汗死,就是因为这个姓张的是朱滔的辩方律师,才要连夜拘捕审问,让他明天无法出庭,徐一凡可是记得原著中这个姓张的律师在法庭上,把警方辩地哑口无言,他现在的任务是入罪朱滔,自然不会给朱滔任何一丝机会。

  “咱们现在是有证据,证明这个姓张的意图谋害警方的控方证人,为什么不能捉人!”徐一凡扬了扬手里强尼供出的证词正色地道。

  看到陈家驹在一众前来带走强尼等流氓地痞的警员面前,脸色有些不好看,徐一凡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建议道:“要不我们往上级报告,让上面处理。”

  陈家驹大喜道:“好!”他虽然为人光明磊落,却也不愿意跟徐一凡搞得关系太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