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你是吓唬莎莲娜还是说真的!今晚真的有朱滔的杀手来杀莎莲娜?”莎莲娜家一楼大厅里面,陈家驹低声问道。

  “是不是杀莎莲娜不知道,等肯定会有人来,起码要教训警告翻莎莲娜明天出庭别乱说话。”徐一凡瞄了一眼楼梯,看莎莲娜还没有下来的迹象,快速道:“你别忘了,从莎莲娜出警局到现在,朱滔的人都没办法联系上莎莲娜,你以为他们不担心。”

  看到陈家驹要去拔莎莲娜家的电话线,徐一凡拉住道:“放心,电话线我早就剪断了,好不容易说服莎莲娜靠向我们,怎么可能让朱滔的人电话打进来。”

  “我们今晚要做的是抓住朱滔派来的人,不管他们的目的是警告莎莲娜还是杀害莎莲娜,咱们一定要做出一付朱滔要杀人灭口的态势来,等下如果对方没有带枪,你动手的时候放一两个匪徒靠近莎莲娜身边,让莎莲娜断了最后的念想。”

  “对对对!”陈家驹狂点头道,想不到徐一凡的花花肠子这么多,看来今天晚上只要卖力捉贼就行了,伤脑筋的事还是交给徐一凡吧!

  “原本还想安排一个伙计来冒充朱滔的杀手,吓唬下莎莲娜的,现在看来还是不用了,免得弄巧成拙。”陈家驹暗想道。却不知道,原著中就是他多此一举的行动真的弄巧成拙了。

  等了一下无聊的陈家驹又八卦道:“我看莎莲娜挺听你的话的,咱们还这样对她,会不会不太好。”

  “开玩笑,女人大都善变,不让她死心塌地的,万一出现变数怎么办?她又不是真花痴,听我的话?想拿我做挡箭牌保护她而已。”徐一凡毫不留情地戳穿莎莲娜的小算盘。

  陈家驹却被徐一凡‘女人大都是善变的’说得大有知己之感,想起自己那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