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斯的警報如一桶冷水瞬間澆到狂歡人群的頭頂。

  而后不可抑制的驚懼開始在人群之中蔓延。

  讓白甲族戰士發出如此凄厲警報的敵人,該是什么規模?

  哪怕隨意想想,都知道絕對不會是簡簡單單的偷襲者!

  現在的情況……

  阿爾瓦和以賽亞全都不在村落之中。

  敵人選取的時間簡直歹毒至極,偏偏在所有的戰士全部出動的時候。

  讓剩下的老弱傷殘和偷襲的敵人戰斗,失敗率將會無限放大。

  “大家躲起來,所有還能動的白甲族男人,跟我守住最后的防線!”

  看到了圍上來的稀稀疏疏的戰友,也看到了村落之中那些蒙上死志的表情。

  蘭斯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他絕對不能當白甲族的罪人。

  今天,就是死,也不能讓游獵兵團突進到部落當中。

  是男人就應當光榮的戰死!

  “給我盾牌!”大吼一聲,蘭斯接過旁邊擲來的骨盾,此刻躍到墻垛之上,高聲怒吼。

  “星辰賜予我們的榮耀,以戰士之名!”

  “將紅石族的崽子們砍回去。”

  體型魁梧的蘭斯任由專職負責救治的婦人為他系上止血扎帶。

  而后,蘭斯帶著一身鮮血猙獰沖回大門之外。

  一瞬間所有負責警戒的男人們全都看向那道魁梧的身影,眼睛一點點變紅。

  “吼!”

  “殺!”

  三十多名年齡大小不一的白甲族男人嚎叫著沖向部落門口。

  連身負重傷的蘭斯都可以如此戰斗,他們這些駐守部落的戰士還有什么不行!

  嘩啦啦的聲音接連響起。

  那是骨甲摩擦,人群奔跑的聲音。

  ……

 ?-->>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