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勞!徒勞!你對我一無所知。”

  那從四面八方傳來的低啞嘶吼帶著難以抑制的興奮。

  這名圣羅族人已經顧不上寄生沐凡了,他迫不及待的要觸摸到那個箱子,然后將它徹底封住傳送出去。

  “如此純凈的氣息……一定是它,一定是!”

  那黃色的血液穿透沐凡的掌心之后,組成一只布滿猙獰血管的手掌,抓向前方。

  滋滋滋,沐凡看著那黃色的血液生命體穿過自己手掌,眼里一片冷漠。

  “哈哈哈,我抓到——”

  “啊,怎么回事?”

  那只黃色血液構成的手掌都已經觸摸到白光邊緣,但手臂卻仿佛斷掉一般突然向下一沉。

  沐凡耳邊那原本高傲切興奮的聲音,此時有的只有驚恐和氣急敗壞。

  嗞啦。

  沐凡腦后包裹的黃色血液撐開,露出一雙孤零零的眼睛,在觸須的支撐下顫巍巍的探出觀看。

  只見沐凡的右手掌心上附著一層咕嘟咕嘟冒泡的黑色液體。

  猶如黑色的火焰將這黃色的血液徹底點燃,過后剩下的只有灰燼,并且在那黑色出現的瞬間就如燎原之火一般飛速蔓延。

  所有的圣羅血液,無論是液態還是已經凝成肌肉形態的固態,在那黑色面前都沒有絲毫抵抗能力。

  “這、這是什么!”

  “……不,等等,你怎么可能是那個人。”

  驚恐的聲音響起。

  他怎么也沒想到,殺掉他同伴的人竟然是圣羅族的天敵。

  那是從靈魂到**對他們種族的克制。

  這個小子……怎么可能是那個人啊!

  一聲劇烈的嘶吼響起,鎖住沐凡全身的黃色血液徹底消失,化作一灘腐化的黑液,沿著精致華美的龍騎戰甲流-->>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