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

  白一多向身后伸出手,那邊正在收拾背囊的白古月聞言連忙拋過來。

  隨著一聲抖動,這具圣羅族人的尸體被白一多隨手罩起來。

  經過白石毒素的侵蝕之后,這具傀儡體的重量只有正常人類的五分之一。

  提在手中也就是5kg的樣子。

  甚至可以將傀儡體輕易的對折。

  將拉鏈拉好,白一多的目光落在了地面上那具半米見方的箱子上。

  古樸的木紋帶著歷史的滄桑感。

  他看了一眼,并不能確定里面是何物,他也并不著急打開,而是轉頭看向自己的孫女。

  “等回去我傳你白石毒素。”

  聽到這句話,白古月咬著嘴唇,“可我……并不想學。”

  少女的心中忐忑無比,她生怕自己的話會讓爺爺生氣,但是從首都星一路走來,她看到了太多人死于那片白霧之下了。

  那些人死時的慘狀,帶給了她難以想象的沖擊

  藥植師,竟隨時可以化作催命毒師。

  這是和她的初心徹底背道而馳的。

  “爺爺并不是讓你害人,而是自保,學去之后救人還是殺人,不都在你的一念之間么?”

  白一多那雙洞徹世事的眼睛中露出溺愛和慈祥,如果不是這個小孫女的到來,恐怕自己會迷失在力量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嗯……我學。”

  女孩咬咬嘴唇,她看到了老者臉上的皺紋。

  生老病死,是所有生物都無法逃離的命運。

  現在爺爺保護她,那么將來呢,等爺爺走不動路的時候,自己就要去保護爺爺了。

  聽到孫女的第二次回答,白一多臉上終于露出開懷的笑容。

  自己的孫女當真通情達理。

  “你?-->>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