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軍刀機動部隊的高級教官,他對這種突發狀況本能的感到不喜。

  因為對于已經定好的計劃來說,這就是變數!

  面甲下的肌肉抽動了一下,溫力右手猛地豎起,化掌為拳。

  看到這個動作,那跟來的衛隊同時目光一凜,轉為戒備狀態,槍口同時抬起。

  “溫力?”

  看到這一幕變化之后,這一行人也覺察到不對勁了。

  “定川學院的飛船?”溫力沒有直接回答隊友,而是看向那兩名后勤部官員。

  “不知道啊……這里沒有信號,我們沒聽過學院有這個安排。”兩人對視一眼后慌忙搖頭。

  “那就是不請自來了。”

  話音落下,那被無形大網攔住的飛船似乎下墜到極限,墜在半空不動。

  然而眾人卻清晰的看到飛船底部甲板這一刻亮起熾烈的紅色光芒。

  天空中被強行熔出一個直徑超過三米的空洞。

  一道黑影陡然從飛船底部甲板射出!

  也就在這一刻,天空中六個角度同時響起尖銳的嘯聲。

  咚、咚、咚!

  六臺一模一樣的從天而降。

  這才是溫力信號彈真正召喚而來的援助!

  那剛剛半空中的……

  在距離地面還有百米高的時候,那尖錐一般的黑影上方猛然撐開巨大的鱗狀緩沖傘!

  下落的速度為之一頓。

  這個距離所有人已經能夠清晰的看到那黑影的模樣了。

  那東西……分明是一臺改造后的單兵跳傘梭。

  咚的一聲震顫,那黑梭尖端深深陷入石板之中,一圈煙塵乍起,完成任務的緩沖傘瞬間斷開繩索收成一個金屬圓球掉落在地面,骨碌碌的滾到溫力腳下。

  身著熔巖戰甲的溫力低?-->>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