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神使的死亡、祭壇的碎裂,整個山谷內的紫色霧氣消失的一干二凈。

  口鼻之中曾無處不在的詭異氣息全部消失。

  心間的壓迫也徹底消散。

  鐵族人原本應該在這一刻感到心靈莫名的放松,但神使被暴烈按殺的一幕卻如刻在腦海深處般時刻回放。

  那個場景下的每一個動作都清晰的烙印在記憶最深處。

  每一個動作都讓他們的靈魂顫抖、恐懼。

  信仰被暴力摧毀,留下的是一個更加強盛的背影。

  這些信念原本就如海洋中劇烈搖擺的鐵族人,此刻剩下的只有臣服。

  弱肉強食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準!

  沐凡冰冷的目光一掃而過,絲毫沒有因為這個場景而產生半分波動。

  面甲向著兩側收縮、消退,露出沐凡那白發下成熟漠然的面孔。

  他最后看向薩蘭,輕輕點點頭。

  薩蘭呆呆的看著山頂那道偉岸的身影,手中的巨錘咣當一聲落在地上。

  她的臉頰在抽搐,眼眶通紅。

  但是卻無比堅定的跪下,雙臂貼緊大地,一個祭拜神靈的最虔誠姿態。

  她的希望幾曾破滅,是那個人帶給她勇氣。

  舊的神使作為兇手被舉手投足間覆滅。

  那么此刻沐凡,就是她最堅定信仰的神靈!

  鐵族的勇士,應當像鋼鐵那般棱角分明,對待恩情,永生感激!

  當額頭徹底與冰冷的土地接觸后,這個鐵族的女孩放聲痛哭。

  直至此刻沐凡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女孩對他的忠誠度究竟有多高。

  “他不是什么神使,只不過另外一個種族的長老。薩蘭,召集你的族人,我有話要說。”沐凡看都沒看其他人。

  “是!”薩蘭堅定-->>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