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胖的少將安靜的注視著西格列·帕爾馬的背影,在眼前青年思考的時候沒人會不開眼的去打擾。

  沉思中將琥珀色的酒液一飲而盡,西格列閉上眼睛,小指在以極高的頻率震顫。

  這是他大腦正在急速思考的表現。

  十多秒后,西格列·帕爾馬睜開眼睛,眼神微微向后瞥了一眼那個矮胖的少將。

  “算了,這不是我們的目標,有霜明吸引注意力,接下來的動靜會小一些。”

  搖了搖頭,西格列·帕爾馬將注意力收回到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上。

  “獵龍計劃進展到哪一步了?”

  “已經到收籠的階段了,這次的動靜很大,高層那邊……的反彈不會小。”

  聽到少將的匯報,西格列輕輕笑了一聲,“什么是高層?代表君權神授的老掉牙的女王?還是那些不思進取的世襲貴族?”

  “亦或是那些下議院自以為可以掌控一切的議員們?”

  每一句發問,空氣中寒意都冷上一分,那名少將則是恭敬的低著頭。

  這就是他為何對眼前青年如此恭敬的原因……

  一般人眼中高高在上的軍銜、官職,在他的口中,僅僅是隨手即可安排妥當的順心之舉罷了。

  莫西白山,從首都星確立起,就代表著一種永恒的權勢。

  帕爾馬家族的歷史,比聯邦的歷史……還要長。

  在這漫長的時間里,誰都不知道兩議院中究竟有多少死忠于莫西白山的官員貴族。

  “白倉少將,你記住,我們的身上已經無比清晰的印上傳統的標簽,所以就不要費盡心力去再貼上一個新勢力的標簽,那只會讓別人的思維混淆。”

  “你只需要記住,無論偽造各種身份的新勢力……永遠不會為我們所有?-->>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