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子的眼睛始終注視著沐凡踏出的那一只腳。

  而在他移動的時候,沐凡的這只腳輕輕碾動了一下,這讓他的眼角更加縮了一下。

  或許感受到這名老雇傭兵并沒有敵意,沐凡懸在后背上方的右手垂下。

  他抬起眼皮淡淡說道,“什么事?”

  豹子已經走到沐凡身前兩米處,聽到詢問看向沐凡笑了笑,然后低下身子撿起了地上那一小卷無人問津的紙幣。

  吹了吹土,雙手遞給沐凡,掌心里還有另外一小卷紙幣,赫然是羅伊先前收取的那4000星幣。

  “抱歉,是我的兄弟魯莽了,我是B區第三城口的第二小隊分隊長,可以喊我豹子,今天的事情是我們的失責,這樣您如果不滿意,一會我在最近的歌唱者餐廳為您擺一桌大餐給您賠罪。”

  整個說話的途中,豹子的眼睛都在誠懇的看著沐凡,對他身后那不經意露出絕美風情的陸晴雪視若無睹。

  這話說的異常客氣,讓沐凡臉上的表情瞬間緩和不少。

  看著對方眼中的誠懇,沐凡眨了眨眼,垂下的右手伸出將對方手里的那一小卷錢幣接過來。

  “那我們可以走了是么?”沐凡聲音平淡。

  “您不和我們計較了是么?太感謝了。”

  沐凡看了那邊地上滿臉是血的羅伊一眼,如同在看著路邊的一條破麻袋,沒有任何表情,僅僅是淡淡掃了一眼。

  而先前還一臉悍意暴然出手的豹子,此刻正滿臉微笑的目送沐凡的背影。

  這怪異的氣氛中,豹子絲毫不覺得丟人。

  終于,在沐凡離開他們視線超過五十米后,終于有一名衛兵忍不住開口,“豹子,你剛剛抽的什么瘋!別告訴我們你就是想找個借口打羅伊,可是你巴結這種人是不是-->>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