邴素滿臉堅定,專注的在手腕纏上一圈圈的護手布帛。

  那青洋溢的馬尾辮此刻也懸在后靜靜不再擺動,正有如主人的心境,罕見的帶有劍道殺伐之意。

  她雖然是劍道社存在感最低、實力最弱的管理人員。

  但是現在竟然被外校欺負上門了,學院擺明了不管這件事。

  這讓格直爽的邴素根本忍不下這委屈。

  沒人了就可以欺負我們劍道社了么?

  邴素喜歡在這里一起說笑、一起學習劍道的氛圍。

  那些平時交談玩笑的同學都被平易近人的邴素當成了好朋友。

  而現在,朋友受到傷害,沒人出頭……

  那好,我來出頭!

  眼眶中有些泛紅,邴素薄薄的嘴唇倔強的抿起。

  當束好著裝后,她看了一眼旁邊的劍架,那是區別于兵器架單純用來擺放真劍的臺子。

  邴素的目光落到一柄劍柄雕花,劍鞘上泛著絲絲淺紅的佩劍上。

  整把劍顏色渾然一體,宛如初升的朝陽,帶來暖花開的感覺,和邴素的氣質說不出的吻合。

  這正是邴素最心佩劍,也是她的專有武器朝陽火。

  一把將劍抄起,然后頭也不回的走出。

  后的學員們,尤其是那些男生,臉色漲的通紅。

  最后竟然讓女生為他們出頭,還是水平和他們相差并不多的素神。

  在這種刺激之下,劍道社中剩下的一些稀稀落落的人群,牙一咬全都沖了出來。

  只不過……

  全部的人加起來也就9個人。

  “素素學姐,我們去哪兒?”

  “誰讓你們來的?回去!”邴素站住,用嚴厲的口吻呵住后的幾人。

  “可是我們怕你受傷啊。”一名男生小聲說道。

<-->>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