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激烈的交戰聲還在傳來,恍惚間丹尼爾上士差點感覺自己聽錯了。

  “你說干掉?”

  他伸出手甚至摸了摸沐凡的腦門,“新兵,你確定沒發燒?要是機械專家這么好干掉,我們還用死這么多人嗎?”

  “27步兵連現在的人數連當初的一半都沒有了,我可以告訴你死于正式炮擊的連五分之一都不到,剩下的大半是被這種煩人的機械專家搞死的。”

  說著說著丹尼爾都被自己說的話氣笑了,在這種非常時刻說這種不切實際的話,這新兵的想法是好的,但是現實卻是殘酷的。

  狡猾的機械專家都被層層保護著,在那些機械蜘蛛的背后少不得還留存著什么防御手段,諸如機械飛蛾、炸彈傘菌之類的。

  “上士,我是認真的。”爆炸產生的忽明忽暗的光澤中,沐凡看著對面的上士,表情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

  丹尼爾實在是感覺背后的炸裂聲太過頻繁了,于是聽得心煩的他反手打出一發榴彈,密集的槍聲為之一頓。

  這才同樣認真的看著沐凡:“新兵,我可以告訴你,如果那些機械專家死了,這次的入侵隊伍我們可以全殲。這在最近三個月的夜間作戰中還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不過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那我知道了。”沐凡似乎在思索的自言自語道。

  “知道了就行,老實……等等,你要干什么!”丹尼爾上士陡然一驚。

  因為沐凡手中的脈沖手槍滴溜溜一轉被別在腰間,然后竟然抽出一柄閃著寒光的匕首叼在嘴里。

  在丹尼爾看向沐凡的時候,沐凡竟然還向他點點頭,然后舉了舉右手握著的防爆盾。

  同時沐凡低頭看向地面,右腳碾了碾感受著火丘陵區特有的地質。<-->>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