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身邊的異狀,沐凡根本沒有半點理會,再沒有看這落湯金毛雞一眼,轉身走向那邊的大胡子吉卡。

  “吉卡先生,我們可以繼續談了嗎?”

  “當然、當然可以!”

  大胡子眼神中仿佛都燃起了兩道烈火,他才不是什么聯邦人,這小子那種帶著野蠻氣息的做法,簡直對極了他的胃口。

  偽善之下,才是本心。

  而現在這小子的一舉一動分明直指本心。

  現在他心中已經將這筆生意基本確定下來了,剩下的就是洽談價格了。

  旁邊的王糯糯柔柔的笑了,開口說了一句差點把地上魯伯特氣得半死的話。

  “大人,你手疼不疼?”

  魯伯特只感覺一口血卡在嗓子里,下一秒就要噴出來。

  縱橫中京市灰色地帶十多年的魯伯特,這一刻感覺自己陷入了地獄之中。

  那些從未品嘗過的失敗、嘲笑、落魄,竟然在今天盡數感受到。

  旁邊那些人幸災樂禍的眼神他怎么能覺察不出來,至于一些深居閨中的貴族小姐們,則目光灼灼的看著那邊穿著一身筆挺襯衫的沐凡。

  剛剛那一幕帶給她們簡直太有沖擊力了。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抬手之間便是擎天而下。

  中京市的貴族圈子里,什么時候出現這一名充滿男人味的青年了?

  “先生,先生,我先扶您起來,請問您需要醫療服務么?”那名侍者嘗試著去攙扶魯伯特。

  “滾!這就是你們一號山莊?人呢!這是哪里來的低賤野蠻人,還不趕出去!”

  魯伯特瘋狂的吼叫著,現在他不想要什么臉了,他只想出這口惡氣。

  “先生,警衛已經趕過來了,您別著急,我先扶您起來。”

  “給?-->>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