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警員恭敬地目光中戴上隱形耳麥,提起自己的行李包,沐凡施施然走出了警局。

  正在警局旁的一家冰淇淋店吃著冷飲的胖子無意中抬頭,恰好看到神態輕松走出來的沐凡以及身后不斷揮手的警員,差點一口將冷飲噴出來。

  這是去警局串門的嗎?

  剛準備沖出去打招呼,突然天訊一震,胖子低頭掏出一看。

  “別動,有監控。你先回A區,我稍后聯系你。”一排字顯示出來,落款人:沐凡。

  屁股已經離開座椅的胖子起來舒展了一個懶腰,然后又重新坐下,這一套動作無比自然,絲毫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沐凡,發現小胖子哈里的身影,在11點鐘方向的冰淇淋店,我用你的名義剛剛給他發了一個短訊,提醒他別動。附近兩條街區以內全都是警方的監控,他們還在注意你。”

  “黑,好樣的。”沐凡背對著警局微微一笑,牙齒輕輕觸動,聲音傳入耳麥內。

  “也不看本大人是誰!哈哈哈哈哈。”竟然聽到沐凡一句夸獎,網絡中的黑美得飛起。

  沐凡自然的轉頭間,眼神和冰淇淋店內的胖子有個交集,然后垂下眼瞼,提著行李包繼續前行。

  兩人默契無比,胖子已經端著冷飲從另一側的門離開準備搭乘軌道車回A區的酒店了。

  “現在去哪里?”沐凡邊走邊問道。

  “D區第17街區,星峰旅店,你那臺破機甲被安放到旁邊的二級保險庫內。”黑言語中很是對那臺機甲看不上眼,因為黑大人竟然發現那臺機甲根本沒有外部對接器。

  意味著這臺機甲簡陋到令人發指的地步,連外部通訊器都沒!在黑大人看來開著這種機甲跟自殺沒什么區別。

  沐凡自從6月2日之后再沒有進?-->>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