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其實都知道,我們現在所處的大荒城,并非他真正的面目,直白點說,我們包括大荒城內的所有生靈,此時都還只停留在其表面”面向窗外荒涼的大荒城,單秋林淡淡道。

  微微皺眉,白楊若有所思說:“不錯,大荒城真正的面目,應該是他晚上的狀態,這點不止你我能猜到,恐怕此時大荒城內的所有生靈都猜到了,但這和你所謂的開天有什么關系?”

  老實說,單秋林開天兩個字給白楊的沖擊太強烈了,想想都頭皮發麻,他是想像盤古那樣開辟一個真實世界還是毀滅一個世界?

  這么一想也不對,這個世界的修士,武者地皇鏡和神道修士真神鏡就能開辟一個真實世界了,單秋林很久以前就能做到,然而他現在說得這么鄭重其事,他到底想干啥?

  此時單秋林自顧自的說:“如果將大荒城比作一件兵器,那么他的品階不下于十品的極道神兵,我們現在所處的只是他的表象,所以我要破開這層虛妄,讓大荒城內是所有生靈都踏足真正的大荒城!”

  聽完單秋林的這番話,白楊差點倒吸一口冷氣,他的意思是說,他要向整個大荒城的規則力量發起挑戰,而且正如單秋林所說,這座城池若是按照品階劃分的話,絕對是十品層次,他居然有底氣破開大荒城這表面的虛妄規則?

  考慮到單秋林一直以來創造的奇跡,他既然這么說了必定就有把握,而且他只是破開大荒城的表面虛妄而已,并非要去毀滅這座城池,難度雖大但也不是不可能的,想了想白楊并不糾結這個問題。

  皺了皺眉,白楊不解問:“你所謂的開天,其實就是破開大荒城現在表面的這層虛妄,這點我理解,這樣的舉動也擔得起開天兩個字,但是,既然你明白真正的-->>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