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紅球化作的板磚砸下,睫毛微顫的老頭再度沒有了聲息。Ww.la

  站在老頭身邊,白楊判斷他很不簡單,常人被敲暈的話沒這么快醒來,而他昏迷最多兩秒鐘就有蘇醒的跡象。

  不得已,白楊只能吩咐紅球每隔一秒給他腦門來一下。

  “這老家伙渾身是寶,該從什么地方下手呢?”站在老頭身邊白楊摸著下巴自語。

  眼神注意到他腰間一枚看似普普通通的玉佩,白楊伸手扯了下來。

  玉佩呈現乳白色,看上去雜質很多,給人的感覺并不是很珍貴,然而抓在手中,白楊眉毛一挑。

  元氣稍微催動,這枚布滿雜質的玉佩當即變了模樣,珠圓玉潤不說,還有淡淡的神光閃耀,白楊仔細一看,內中居然有狂暴的雷霆在游走。

  “這是一枚攻擊性符箓,內中被圣人鏡強者封印了一道雷法,施展開來相當于圣人鏡強者一擊,可以使用五次,已經被使用了三次!”

  稍微打量,白楊看出了這枚玉佩的本質,這是一種消耗品,不需要祭煉,誰拿到都能使用,前提是你要有本事催動他。

  好東西,白楊立即收起。

  接著他在昏迷的老頭身上打量,眼睛一亮,一把扯下了他固定頭發的一枚紫黑色發簪。

  發簪依舊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在白楊的催動下,發簪變成了一桿紫黑色長槍,槍桿龍身盤繞,槍尖吞吐黑色鋒芒,整體有紫黑色光暈閃爍,一看就是好東西。

  “武道兵器,而且是九品,這家伙居然當做發簪用來固定頭發,簡直浪費……”

  嘴里嘟囔,白楊毫不猶豫的據為己有。

  接著,白楊再度打量對方,這會兒似乎對方身上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東西了。

  “不對-->>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