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你的意思是說,大荒城的夜晚其實掩蓋著生命之泉的信息?”邊上老人聽到白楊的話之后驚聲問。,:。

  白楊有些不確定的回答說:“應該是這樣了,否則的話,大荒城早就被各方翻了個底朝天,那么多雙眼睛怎么可能發現不了生命之泉的線索!”

  白天的大荒城除卻殘垣斷壁的建筑物之外連灰塵都幾乎沒有,但沒有任何危險,可一到晚上夜‘色’籠罩卻成為了絕地,白楊很有理由猜測那黑暗之下必定掩蓋著什么,即使不是生命之泉也必定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這樣一來的話就麻煩了,大荒城的夜晚幾乎稱得上是絕對的死域,想要走進黑暗之中尋找真相幾乎和送死沒有什么區別”單秋林皺眉沉聲道。

  他是經歷過大荒城夜晚的,盡管對外面一無所知,卻也能感受到來自生命本能的那份顫粟,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卻也沒有把握闖入大荒城的夜晚還能活下來。

  “這可如何是好”老人的臉皺成了老陳皮。

  氣氛一下子沉默了下來,一時之間他們三人都想不到有什么辦法能夠安然的進入大荒城的夜晚。

  其實這個時候白楊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各方或多或少都能猜到這點,但依舊沒有能夠得到生命之泉的確切消息,必定是因為誰都沒有把握能在大荒城的夜晚還能安然無恙,所以并未踏足夜晚進行探索,各方都在觀望。

  現在擺在大家面前的是,想要得到生命之泉亦或者說只是生命之泉的信息就必須他踏足大荒城的夜晚,然而踏足就意味著死……

  這根本就是一個堪稱無解的難題!

  除非有人能親自踏足大荒城的夜晚找到能安然活動的辦法,但是,所有進入大荒城夜晚的人都死了,沒有人敢?-->>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