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黑袍人有些古怪的眼神,蓝欣立即猜到对方估计误会了什么,于是再度拱手道:“前辈明鉴,家师邪风陨落多年,晚辈并未见过,修行功法以及帝兵都是从家师留下的传承所得,并未行过拜师之礼,然晚辈毕竟得邪风前辈福泽萌荫,是以在晚辈心中邪风前辈一直都是晚辈的再造恩师”

  “哦~”

  听了蓝欣的话,黑袍人若有所思的点头,鬼知道他到底信了没有……

  黑袍人既然知道剑帝邪风,那么他恐怕知道邪风已经沦落多年,蓝欣先说邪风是她师傅,反应过来后再近些补救,虽然是事实,但用屁股想都知道对方心头难免会起疑惑。

  这个事情吧,其实问题不大,反正这会儿双方都在虚与委蛇,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局面并不取决于双方交流的因素。

  说白了,到最后九成还是要用拳头说话的。

  黑袍人哦了一声之后,再不看蓝欣,反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了白小京这个小胖子身上,第一次主动展露笑容说:“小朋友,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请问你的长辈是……?”

  怎么把话题扯我身上来了?白小京一愣。

  然后他挠挠头懵懂道:“我的长辈?我长辈多啦,你问的是谁?”

  黑袍人问的问题就有问题,每个人都有很多长辈,白小京的回答也没错,黑袍人噎了一下,嘴角抽搐道:“你最厉害的长辈”

  “我最厉害的长辈?”白小京眨了眨眼。

  然后他皱着小眉头掰起指头说:“我厉害的长辈多啦,不知道谁最厉害耶,龙伯伯是龙族族长,帝级强者哟,水阿姨是水族族长,也是帝级强者,龟爷爷也是很厉害的帝级强者,龟族族长,然后……”

  白小京每说一个人,黑袍人眼角就下意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