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大的房间内,没有声音,没有光,寂静无声,好似处于永恒的冰冷黑暗真空。

  在这个不大的房间内,有一个人安静盘腿坐着,他没有任何呼吸,一动不动,好似一块岁月时光中的石头,与黑暗的房间融为一体,似乎不存在,又好似永恒存在。

  若是这个房间有光的话,可以看到,这个人面容看上去只有二十岁的样子,可他那平静的眼神却又给人无与伦比的历史沧桑感,通过他那双眼神,仿佛能看到历史的变迁和岁月的沧桑。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世界没有他的传说,他就好像时间长河中的一粒砂砾,不起眼,没有人注意,却真实存在着。

  在这个人的身前,有一张木质案几,案几上有两张古老的皮革,皮革上有不知名兽血勾勒的简单线条以及文字。

  他的眼神空洞,但视线却是对准了两张古老的兽皮,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他维持这个动作不知经历了多么悠久的岁月。

  黑暗的房间内,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若有似无的光点闪烁,明灭不定,宛如夜空中的萤火虫,时而发光时而消失。

  光点足有九个,没有任何规律排列,哪怕是让人看到也理不清头绪。

  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其实那九个光点在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移动,九个光点好似笔尖的落笔点,在勾画线条。

  然而,九个光点勾画出的线条,延伸不到两公分就会消失,然后,光点回到原点重新勾勒线条……

  无可置疑,房间内的这个人,他在参悟跟前的两张兽皮,似乎想根据自己的推算将兽皮上的线条凌空勾勒出来,可是他却一次次失败,每一次都不是正确的。

  这样无聊的举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也不知道还要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