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月王朝,靠近江王朝邊境之處,滄海王橫渡虛空來到這里,貌似破壞了大月王的大事,她總覺得呆在大月王朝疆域不安全,還是早一點離開的好。

  跨過邊境,站在將王朝境內土地上,她下意識拍拍鼓鼓囊囊的胸口松了口氣。

  “以后沒有必要最好不要直面大月王,那個女人好兇……”

  隱殺和那個神道天師老婆婆死在大月王手中,滄海王親眼看到,到此時她還心有余悸。

  就在她下定決心以后在實力不夠之前最好遠離大月王,高高興興準備回家的時候,突然之間,腦袋嗡嗡作響,好似被鐵錘狠狠敲了一記,然后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身影嗖一聲閃到遠處,大月王氣息升騰目視之前站的地方凝聲道:“是誰在偷襲老娘,給我站出來,看我不打死你!”

  然而她喊出這句霸氣無比的話,周圍靜悄悄沒有任何人回應。

  似乎沒有人偷襲自己,大月王茫然片刻,然后臉色一變目視北方欲哭無淚尖叫道:“姓白的,你還真的去找狼皇啊,你怎么能這樣,這是對我生命的不負責,千萬不要死,要不然我就完蛋啦……”

  自己沒有被偷襲,可無端端受傷吐血了,滄海王很快就明白了問題出現在白楊身上。

  悔不當初,自己當時干嘛作死把雙生花這種奇藥用在白楊身上啊……

  都怪白楊,你沒事那么厲害干啥?

  她是不會承認自己缺根筋不把事情搞清楚就擅自行動的。

  這會兒滄海王惶恐不安,很明顯白楊和狼皇干上了,從自己的狀態判斷,白楊貌似情況不妙,沒看自己都吐血了么,白楊還能好得了?

  事實是滄海王想多了,白楊不但沒有情況不妙,還處于絕對的上風,沒看狼皇領域-->>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