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白杨,吕阳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他微微避开白杨的目光说:“我近来游历天下磨炼武道,来到此地,感受到一股同样刀客的气息,见猎心喜,是以较量了一番,不曾想我一招败北,哎,小看天下英杰了”

  听他这么一说,白杨倒是想起,当初在毁灭的苍狼王朝之处,大战过后,吕阳曾说过自己要游历天下磨砺武道,没想到跑这里来了,还遇到了那个苦修者。

  “吕前辈不必介怀,那位前辈是一位苦修者,追求刀道极致的纯粹刀客,行走在凶险之地将生死置之度外磨砺刀道,无论是战力还是心性都非常人能够比拟,吕前辈一着不慎也无可厚非”白杨安慰道。

  苦笑一声,吕阳叹息说:“是啊,曾经在陈王朝那一洼之地,我以为自己本事非凡天下大可去得,直到走出来之后才发现世间强者无数,一直以来我都只是在坐井观天,尤其是经历几次败北之后,如今看来,以我这点微末本事,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前辈不必沮丧,只要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心,未来天下未必没有前辈的一席之地”

  “呵呵,或许吧”吕阳苦笑,似乎并不看好自己。

  沉默片刻,白杨看着他正色道:“前辈,当初你透露给我大光皇朝天音宗有治疗蓝欣办法的消息,始末我已经知道了,全是段掌门的阴谋,她实力强大,前辈身不由己,我理解的,所以前辈不必介怀将其放在心上”

  “你已经知道了?”吕阳看着白杨神色复杂道。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这件事情一直是吕阳心头的一根刺,当初面对段掌门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按照对方的吩咐透露这个消息给白杨。

  大光皇朝天音宗,那是何等凶险之地,稍微不慎就会惹到不该惹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