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欣沒動,糾結道:“白兄,我做不到像你那樣在地下自由穿行,即使勉強能前進,到達入口都夠楚天涯追上來殺我們無數次了……”

  也是,白楊說:“那藍兄你指路,我帶你過去”

  點點頭,藍欣閉目似乎在感應什么,隨即睜眼指著上方說:“白兄,上面”

  周圍泥石化作粉末,如潮水涌動將白楊兩人貼著墻體往上方推去前往入口。

  藍欣掌握帝兵,而帝兵是這個帝墳主人的兵器,如今她得帝兵認主,多多少少接受了一些關于帝墳的信息,找到正確入口并非難事。

  話說這事兒鬧得,在地下穿行暗無天日,尤其是后面楚天涯緊追不舍的情況下,連辨別方向的機會都沒有,兩人繞了一大圈居然繞這里來了……

  “左邊!”迅速向上差不多三千里的時候,藍欣突然糾正方向。

  白楊緊急剎車,慣性使然,兩人吧唧一下貼墻上了,藍欣貼墻,白楊貼她背上,猝不及防,藍欣被壓得喉嚨咕嘰吐出一口氣。

  把人家給頂了一下,雖然沒啥事兒,但白楊還是尷尬道:“那個,我不是故意的,下次記得提前通知,你這突然讓我轉向我有點反應不過來呀”

  “快走啊,等下楚天涯快追來了”藍欣推了白楊一把沒好氣道,似乎并未在意這突如其來的親密接觸。

  “哦哦”,白楊反應過來,順著藍欣指路的方向而去。

  悄悄的揉了揉胸口,藍欣狠狠的翻了個白眼,剛才那一下夠狠的,不會給壓癟了吧?

  “對了藍兄,帝墳中帝尸化作的邪氣已經被我吸收,帝兵也被你得到了,這段時間以來,楚天涯把持帝墳,里面應該被他摸了個清清楚楚吧?真的能困住他嗎?”

  氣氛有點尷尬,白楊沒話找話-->>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