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室山,一座相对偏僻的禅院内,青铜古钟自鸣,声音浑厚,在山间回荡,不刺耳,数十里外都能依稀听到钟声。【】

  它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岁月,表面布满铜锈,古朴沧桑,似乎在述说岁月兴衰。

  周围一群大大小小的和尚惊骇看着,口诵经文,有些无法理解这一神奇现象。

  暗中,白杨和清荷观望,并未出面。

  “那座古钟,似乎是一件法器?”清荷有些不确定道。

  点点头,白杨说:“或许历史上那座古钟是一件很重要的礼器,受到无数人的念力加持,如今元气滋养发生了神奇变化,已然变成一件法器,勉强算是一品吧”

  “一品法器,对这方世界来说不算弱小了,或许这古钟的威力有限,但它却是范围内法器,用好了威力非凡,可惜,周围的人不懂修行,无法催动,现在只能算是一件摆设”清荷看着那边的古钟说。

  这种声波类的范围性法器,单独的杀伤力有限,可在人堆中使用,声波一扫就是一片,不能用常理来衡量,清荷修行的就是音律武道,对古钟看得很通透。

  眼中先天太极八卦图一闪即逝,白杨若有所思的笑道:“不急,看着吧”

  不明白白杨来此的目的,按道理说一件勉强进入一品法器的器物出现根本不需要白杨亲自跑一趟,可白杨既然来了,自然有他的用意,清荷不再多言,安静看着。

  白杨之所以来此,是因为世界在变,这里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或许会成为一个导火索,世界改变后一些类似事情的开端估计要从这里开始。

  在禅院的一个角落,有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小声讨论。

  一共五个人,两个是上了年纪的和尚,三个是身穿西装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