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聲音,白楊轉頭一看,旋即一喜,站起來說:“白蕓姑娘,原來真的是你!”

  來人正是白蕓,當初和白楊一起從血蓮教禁地中出來,后來血蓮教覆滅后就離去了,如今再次見面,她并沒有太大的變化。

  “白公子,我們又見面了,一段時間不見,不曾想白公子已經踏足天師之境,實在是讓我汗顏,來我天音宗直接報我名號就是,何必去和那些人一起參加無聊的考核”

  白蕓踏入小院和白楊打招呼說道,顯然對于白楊到來天音宗之后的一舉一動都很清楚。

  她是一個容貌不下于清荷的女子,可卻沒有清荷身上那股出塵的氣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血蓮教禁地中當大姐頭當慣了,說話的語氣有一股十足‘江湖氣息’。

  什么叫報你名號就可以了,你當你是天音宗扛把子啊。

  心頭古怪,白楊笑道:“我倒是想直接上山來的,可在山下你天音宗的人說最近天音宗閉門謝客,我只能按照你們的規矩來了,好在我還有一些小聰明,要不然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到故人”

  “若白公子的手段也只能算是小聰明的話,山下的那些青年才俊還怎么活?好了不說這些沒用的,坐,好久不見,先干一壇再說”

  白蕓大大咧咧的走過進涼亭說,順手就丟給白楊一壇美酒,仰頭咕嘟嘟的一通猛灌,雪白修長的脖子伸展,人頭大小的一壇酒沒幾下就近了她的肚子。

  盯著別人看很不禮貌,白楊避開視線,心中嘀咕喝了那么多也不見肚子鼓起來。

  白蕓的熱情不好拒絕,白楊也只能一口干下酒壇中的美酒。

  別看白蕓長得柔弱,估計是血蓮教禁地中的經歷讓她擁有了純爺們性格,喝的酒也是猛烈無比,一口下去白楊?-->>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