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要抄,那么抄什么就很有講究了。

  雖然說詩詞文章并沒有規定要寫什么,然而這會兒冬天你抄一首春曉絕逼是不合理的對吧?

  “地球華夏詩詞無數,不過涉及到具體地名,人物的就不能抄了,雖然不是不行,了不起換個地名人物,然而不押韻就是扯淡,還得排除與季節環境不相符的……仔細想想貌似依舊很多……”

  心頭琢么,白楊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想要抄一首應景的。

  老實說,白楊對詩詞什么的純粹是門外漢,這會兒哪怕是抄,要抄一首應景的也有點抓瞎,反正他是做不到‘前輩們’遇到個場景就文思如尿崩的境界。

  天音宗,無數青年才俊匯聚,為了所謂的漂亮女子,冬季……

  想半天,白楊一拍腦門,去你大爺的,哪兒有那么多應景的詩詞啊,勞資隨便搞一首愛咋咋地。

  如此選擇的范圍就多了!

  要搞就搞一首流傳千古的詩詞,管他那么多。

  筆墨紙硯已經準備好,白楊執筆,筆走龍蛇開始在宣紙上書寫。

  他這一動,四方關注,無數人都想看看之前搞出那等異像的白楊寫出什么驚世文章來。

  當白楊揮毫寫下詩詞名詞的時候,無數觀望的人懵逼,什么鬼?

  水調歌頭?

  這是什么套路?完全沒聽說過啊。

  白楊也不管這個世界有沒有詞牌名這個說法,自顧自的抄詩,水調歌頭,詠月的,流傳千古之絕世詞,就問你怕不怕。

  大白天的寫詠月的不應景?不存在的,我就寫……抄了,愛咋咋地!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

  隨著白楊一句句詩詞用天元文字寫出來,周圍一群觀望的青年才俊表情相當精?-->>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