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被掃開之后,白楊帶頭從容踏出牢房,藍霜有些搞不清楚狀況,權衡之下,還是咬牙跟上了白楊的步伐。

  在軍旅中混跡了一段時間的藍霜深知軍隊有多么恐怖,內中臥虎藏龍不說,一旦軍隊列陣高手也要跪,他們是被定罪下獄的,如此離去的話可謂越獄,必定會遭到大軍圍剿,然而面對白楊從容不迫的姿態,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選擇了相信白楊。

  就如曾經他跟在白楊身邊的時候見證了白楊無數次化不可能為可能一樣,能如此大搖大擺的帶自己離開,白楊必定有所依仗!

  “放肆,你等就此離去一定會后悔的!”

  被一股無形大力壓制得無法動彈,那個之前出現在門口的黑甲軍士看著白楊的背影咬牙切齒道。

  沒有說什么,白楊就那么帶著藍霜他們走了,自始至終沒有多說一句話,甚至連那個將藍霜他們打入監牢的人都沒有正視一眼。

  至于那個黑甲軍士的威脅會讓白楊生氣動怒?不存在的,白楊格調還沒有這么低。

  監牢處于地下,一共九層,白楊帶著藍霜他們一層層向上,途中遇到了十多次攔截,每一次的人數在數十到上百不等。

  無一例外,但凡是出現在白楊眼前阻攔之人就被壓制得無法動彈。

  一行人踏出監獄大門,白楊眼睛一瞇。

  在監獄大門外,一群軍隊已經將這里包圍,數量多達上萬,刀劍如林,寒光閃閃的箭矢已經對準了這邊。

  “擅闖監牢,不管你是誰,其罪當誅!”

  就在白楊他們踏足監牢大門的瞬間,那群軍隊中傳來一個殺氣騰騰的聲音。

  白楊沒有說話,看了身邊那個陳永發的親衛小伙一眼。

  話說到現在白楊也沒有問過這個小伙的名?-->>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