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什么?”吕阳看着话说了一半的白杨不解问。

  想了想,白杨说:“前辈,我知道一个人,他确切的已经得到了一块昔年神武皇朝的玉玺碎片,照前辈的说法,是不是他也有帝王命格?”

  “有这样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人恐怕还真有那个命格也说不定”吕阳惊讶道。

  “可不对啊,那人叫江一水,原本是血莲教的人,若是他身具帝王命格的话,当初的血莲教教主也不用千辛万苦算计我了,直接找他岂不是更好?”白杨一脸想不通的表情说。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许是两个原因,第一,那血莲教教主之所以不动他是另有安排,第二,或许他只是有那个命,但身上还没有诞生龙气,是以血莲教教主才没有动他”吕阳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白杨恍然,其实道理很简单,比如自己,或许一开始就有这个所谓的命,但还是在地球那边寻找到了一套历史上帝王铠甲,吸收了其中的龙气自己身上才真正的有了龙气。

  直白点说就是,有那个命却不等于身上就有龙气,事实上这种命格的人在发迹之前,也就是诞生龙气之前是很难发现的,说是上天对这种人的保护也可以,毕竟就如同那些开创一个国度的帝王,一开始谁也不可能预料到他们能走到那一步。

  那么,吸收了神武皇朝玉玺碎片中龙气的江一水,如今恐怕更难对付了吧,白杨心中自语。

  老实说,这种命格的人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他总是能化险为夷,搞不好走路上都能捡到宝贝,跳崖说不定就能遇到大能留下的传承,简直跟老天爷的亲儿子一样。

  纵观从古到今的每一个人间帝王,他们的一生简直就是奇迹,通俗点说简直不科学,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