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安九双目茫然,表情时而痛苦时而挣扎,甚至最后还蹲下抱头痛哭。

  他突然这样,让原本因为那些村民遭遇而纠结的白杨小猫愕然。

  “少爷,他怎么了?”小猫不解问。

  观察片刻,回忆了下之前安九喃喃自语的那些话,白杨若有所思道:“他恐怕是陷入认知障了”

  “认知障?”

  “嗯,就是思维陷入了一种认知障碍,直白点说就是开始怀疑人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经历这种情况,只是程度不一样而已,他这应该算是严重的了”

  “那这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坏参半吧,他是神道修士,若是能够度过认知障,以后对修行大有好处,在我们老家这叫顿悟,也叫悟道,想明白了,未来一片通途,想不明白,度不过,恐怕这个人就废了,毕竟连自己是否真实存在都不敢确定的人,还谈什么未来?”

  一问一答,最后小猫不忍看安九痛苦的样子,看着白杨问:“那少爷能不能帮帮他?怪可怜的”

  想了想,白杨摇摇头道:“再等等吧,遇到这种情况其实最好不要插手,陷入认知障的人思维很复杂,若是帮忙的人无法一言给他当头棒喝只会让对方往最坏的方向推,搞不好会疯掉”

  轻轻拍了拍胸口,小猫说:“刚刚我还想叫醒他呢,还好没有,要不然恐怕我就好心办坏事害了他了”

  笑了笑,白杨说:“猫儿心地善良,见不得人受苦,我们到边上去一点,别打扰他,能不能度过认知障就看他的造化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再试试看能不能给他当头棒喝,情况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两人稍微站远一些,留下安九一个人在那里怀疑人生,白杨看着村子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