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内,木彤冰封放尸体躺在地上,单秋林住的地方很简陋,白杨实在没地方放。

  木彤的生命定格在为姜山挡刀的那一刻,甚至直到现在她脸上还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那笑容如此幸福,那笑容如此洒脱,那笑容如此安宁。

  她很年轻,甚至用地球华夏的年龄来算都还未真正成年,但却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她的人生很短暂,却又那么灿烂。

  白杨走后,单秋林并未动弹,面朝上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一直喝一直喝。

  当酒坛都再度空了三个的时候,他深深的叹息一声,然后起身,摸索着来到木彤尸体边上,轻轻的,轻轻的将其抱起,放在自己之前躺的地方。

  坐在木彤尸体边的地上,单秋林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爱到极致是平淡,放下放不下的才是执着,伤感也好,苦涩也罢,亦或者是无奈,当这些情绪到达了极致,剩下的不过只是平静。

  “小彤……”

  单秋林看不到木彤的容颜,他轻轻呼唤,可就在身边的人儿却再也不能回答一声。

  嘴角扯了扯,单秋林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旋即再度长长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小彤,我不会让你在离开我的身边,我也不会再离开你,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你以后都不会再孤单,因为师兄会陪着你……”

  单秋林这一夜一直陪在木彤身边,说了很多话,可身边的人却无法回应。

  曾经被他冰封在心底深处的画面再度回荡在脑海,年幼时两人的相依为命,后来拜师后学艺的一幕幕。

  那些画面,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单秋林都不敢去回忆,那是他生命中最珍贵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如今再回忆,依旧是那么美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