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的事情?”‘地下城’靠近邊緣的位置,某個石屋響起一聲無比愕然的聲音。

  說話的是一個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他身穿黑色長袍,眉宇間帶著絲絲冷冽,不過此時表情卻無比驚愕。

  他坐在一張石椅上,前方一個鼻青臉腫身穿麻衣的青年帶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馮坤老大,千真萬確啊,這件事情就發生在不久前,你只要去問今天進入礦洞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

  黑衣中年人是馮坤,礦洞中十多萬人里面一個中層勢力的老大,手底下五百多號敢打敢殺的人。

  而他前方鼻青臉腫的家伙嘛,則是今天剛被丟到礦洞中來的人之一,之前是血蓮教的人,不知道因何原由被丟了進來,一開始覺得自己是血蓮教的人,哪怕犯錯被丟這里依舊趾高氣昂,被收拾一頓老實了。

  得到這個青年的確認,馮坤哈哈大笑道:“活該,血蓮教活該啊,教主引狼入室,導致萬獸堂和煉丹堂相繼崩潰,尤其是萬獸堂除了堂主副堂主全部死絕,真是老天開眼,如果不是沒有酒的話我真想一醉方休!”

  突然聽到這樣的消息,由不得馮坤不高興的發瘋,他們被血蓮教丟礦洞中此生都沒有活著出去的希望,對血蓮教的恨可想而知了。

  看到開懷大笑的馮坤,對面的青年想了想說:“馮坤老大,那個搞掉血蓮教兩個堂口的白楊大人其實也被教主丟礦洞中來了”

  “真的?”馮坤眼睛一瞪問,聲音都下意識抬高了很多。

  “千真萬確,教主當著無數人的面說的,他的確在礦洞中”那青年肯定道。

  得到確認,馮坤目光閃爍,下意識起身在屋子里轉圈。

  隨即他腳步一頓,看著鼻青臉腫的青年獰聲道:“你回答我,若?-->>

章節列表 轉碼閱讀中,不進行內容存儲和復制
乐鱼体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