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染血有些变形的弹头丢在地上,疯狗看着白杨问:“大爷,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他没问白杨从哪里来想干什么,那些都没有意义,常年生活在矿洞中,经历得多了,疯狗养成了少说多做的性格,很多时候一句废话或许就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纵然白杨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弱鸡,可白杨来历很神秘,他在了解清楚白杨之前是不敢有丝毫异动的。

  所谓的忠心只是一句笑话,跟着白杨也就嘴上那么一说,有人比白杨更强比白杨提供更好的待遇,疯狗绝逼二话不说就反水。

  没办法,都是为了生存。

  “接下来当然是回去,难不成你们还想在这里睡觉?”白杨撇撇嘴说。

  目光巡视一圈,疯狗皱眉道:“大爷,今天好像大家都没有什么收获,这样回去恐怕没法交代……”

  “交代,向谁交代?”白杨眼睛一眯。

  想了想,疯狗说:“大爷,想来你已经知道整个矿脉中最强的是五大势力吧?”

  “这个我倒是知道,然后呢?”

  “其实,五大势力处于最顶层,一般是不可能和我们这种最下层的团体接触的,在我们这种团体上面,还有一个中层,他们管理着我们这种最底层的团体,也是他们和五大势力接触,将从我们这种团体手中收取的元石上交上去,而直接管理我们这个小团体的存在,他们有五百多人,首领叫冯坤,虽然同样曾经只是宗师修为,可他手下光宗师修为的人就有十多个,管理着类似我们这种数十人上百人的小团体足足一百多个,他们每天都会到我们这里来收取元石,可是今天我们带不回元石去的话……”

  说到最后,疯狗迟疑的看着白杨,眼神中有些畏惧,也不知道是畏惧白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乐鱼体育吧